当前位置: > 行业快讯 > 奇闻异事 >

植物人醒后最想说的话 别以为“我”没感觉

发布: 2018-05-13  | 来源:现代健康网综合  |编辑:www.xdjk.net  |查看:
本文相关:植物人醒后
收藏
如果莫琳没有发生意外,我可能不会对植物人有任何兴趣,说不定连植物人的确切定义都搞不清楚。但就是因为莫琳发生了那场意外,在我心中种下了研究植物人大脑的种子,而凯特的出现则正好让这颗种子萌芽,给了我展开研究的机会。
植物人醒后最想说的话 别以为“我”没感觉
展开实验之前,当然也有许多思绪曾在我脑中千回百转,比方说“万一凯特的大脑对刺激完全没反应呢?”、“凯特有没有可能只是处于睡眠状态?”或者是“凯特的大脑如果对『视觉刺激』没有反应,我们又该以何种刺激方式继续测试凯特大脑的反应?”所幸,最后实验的结果和时间证明,凯特当时的确是还存有意识。虽然凯特这样的个案不多,但她的例子却给我们一股动力,让我们愿意投注更多心力研究植物人的大脑反应,而我内心也忍不住一直浮现“莫琳或许也跟凯特一样”的念头。
几个月后,凯特终于醒了过来,转往一间位在剑桥郊区的康复中心进行后续的疗养、复健。这段期间,她的家人仍有持续跟我分享凯特的进步。在康复中心的协助下,凯特慢慢可以回答别人问题、阅读和看电视。她仍保有正常的思考和认知能力,不过她某部分的生理功能却严重失能,因为她大脑里控制行走和说话的区块受到了损伤。
社交孤立的深度影响
凯特为什么会醒过来?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当时被确诊为植物人好几个月的凯特,应该再也不可能醒过来。是那些关心凯特的人在看到我们的扫描结果后,改变了照顾她的行为和态度所致?还是因为他们花了更多心思和时间在凯特身上,努力帮助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这些行为、态度上的改变真的与凯特醒过来有关吗?现在心理学的研究已经发现,在社交上被孤立会对大脑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试想一个人的感受连续好几天、好几周、好几个月被忽视,并且被人当作是一件物品般的对待,心中会是怎么样的滋味。
这无疑是最糟的一种社交孤立。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奢求一个植物人醒过来?我想,凯特处于植物人状态时,别人对她说得每一句话或是读得每一篇文章,肯定都有一股抚慰她的力量。虽然我们不晓得这股力量会怎样影响大脑,但它对大脑的正面影响力却无庸置疑。
凯特后来忆起那段她被判为植物人的往事时,仍是揪心不已。
“他们说我不会有痛的感觉,”凯特用纸笔写下了她在这段期间受到的苦痛,“这简直是大错特错。”护理人员帮她抽痰的举动总会令她惊恐万分。“我无法跟你说他们的这个动作对我带来多大的惊吓,尤其是他们把抽痰器放到我嘴里,启动机器的瞬间。”她常常会有股强烈的渴意涌现,但却无从表达,有时候她终于使尽力气喊了一声,护士却只是以为她在嗝气。他们从来都没跟她解释过要在她身上做的事。就像许多存有意识,但意识却被困在“灰色地带”里无所伸张的人一样,凯特也曾企图要靠着闭气自杀。“但我发现我无法停止呼吸这个动作,尽管我因为自己的状态心灰意冷,可是我的身体似乎还不想死。”
我们本以为凯特的实验可以让我们解开许多和植物人有关的谜团,没想到首次与凯特展开交流,以及她从植物人状态中醒过来后,她为我们带来的疑惑竟然远比解答多。例如,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恢复神智上的清醒?在这段过程中,主要又是跟大脑里的哪一个部分有关?又有哪些因素对这个过程有辅助效益?
我觉得我和戴维好像意外闯入了一道通往阴曹地府的小门,把一些在鬼门关边无助晃荡的游魂透过这道小门带回了人间。凯特似乎也跟我们有同感。在我们首次利用正子放射断层造影扫描仪了解凯特大脑对熟人面孔的反应的几年后,凯特已经返回剑桥,与双亲住在一块儿,当时她写了一封信给我:
亲爱的安卓恩:
请把我的故事跟大家分享,告诉他们扫描大脑的重要性。我希望有更多人
能够了解,对有意识却貌似植物人的患者来说,扫描大脑的活动状态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我就是蒙受其利的受惠者。
过去那段我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响应的无助时光,要不是有扫描仪显示了我大脑的活动状态,其他人恐怕根本就不晓得我的意识还深深禁锢在躯体里。对当时动弹不得、身处绝望的我来说,扫描仪就像是一个拥有神奇魔法的巫师,终于找到了我。
满怀感恩的凯特 笔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发布文章 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文章 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回到首页